当前位置:故事:因恐婚我拒绝了他的表白,7年后再相遇他说:我还是喜欢你

故事:因恐婚我拒绝了他的表白,7年后再相遇他说:我还是喜欢你

时间:2019-11-08 19:11:20 热度:187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林·小木

这个男人仍然腹部很黑。

这是周茶第一次见到沈木淑。

冰冷的酒精棉被无情地粘在伤口上。周茶痛了,本能地躲了回去。

“放松,很疼。”

坐在周茶旁边的沈木淑瞥了她一眼,冷冷地哼了一声,“你知道痛吗?”

周茶明意识到沈木淑现在处境艰难。他闭上嘴,什么也没说。

周茶和沈木淑是高中同学。这两兄弟在上学期间关系很好,但是因为某些原因,他们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七年后,也就是今天,周茶在医院对面的便利店里寻找夜宵,这时他碰巧遇到了已经结账的沈木淑。

分手后的团聚总是很尴尬。周茶站在便利店门口,既不进也不退。她扬起嘴向他挥手。很好,好久不见。

沈木淑在那里站了很久,然后低着眼睛礼貌地点点头,从她左边慢慢走出便利店。

周槎看到他走到自己身边,紧张地转过头,试图用散乱的头发盖住她的表情和脸上的伤痕。

"周茶。"

沈木淑在离她两步远的地方停下来。他转过身,看着她因紧张而微微抬起的肩膀。她的声音仍然愉快而冷漠。“你受伤了吗?”

名叫周茶的人挣扎了一会儿,转过身笑了笑,“只是受了点小伤。”

天色已晚,尽管便利店的灯光看不到沈木舒紧皱的眉头和担忧的眼神,但沈木舒没有说话,他们之间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沉默。

周茶揉了揉裙子,指着身后开着的便利店。“我去买些食物,你回家吧。”

沈木淑仍然站着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收到回复的周茶立正,转身大步走进便利店最远的角落,不敢回头。

周茶在便利店呆了十多分钟,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头伸出了角落。当他看到外面似乎没有沈木淑时,他松了一口气,拿了一条面包到收银台结账。

晚上,夏风很凉爽,周茶打开包装,吃了一口面包,站在便利店门口忍不住看了看刚才沈木书站的位置。

真的,我已经七年没见沈木舒了。我没见过他。

"沈木淑,你留胡子了吗?"周茶坐在便利店外面的台阶上,抬头看着星星,低声说道,“你有腹肌吗?这些年来你还在打架吗?”

"胡子昨天刮了。"沈木淑走到周槎跟前,低头看着她。“你有腹肌,不会打架。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周槎突然抬起头,看到沈木淑英俊的脸,“你,你,你没离开?”

沈木淑点点头,瞥了一眼便利店附近一个没有灯的小地方。“我一直站在那里等你。”

周槎愣了一下,想起她刚才对自己说的话,有些懊恼地拍拍她的嘴,但忘记了脸上的伤口。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捂住了自己的右脸,就在她刚刚下手的时候。

“走吧。”沈木淑向她伸出手,“带你去医院。”

“不,两天后就结束了。”

他的语气似乎很顽皮。“周茶,要我带你去吗?”

“走吧,兄弟。”

是的,她的每周茶是如此无原则。

当时,沈木淑放下酒精等工具清理伤口,仔细研究了周槎浮肿的右脸。“你怎么会有这张脸?”

"英雄拯救了美国。"周茶转过身去,环顾四周,转移话题。"没想到,沈木淑,你学过医学."

“嗯。”他淡淡地回应道,不想再问她任何关于她的伤势的问题,然后站起来说,“我去护士那里给你拿个冰袋。首先把脸贴在窗户上。那个和一些冰袋相配。”

然后他走出办公室。

事实上,生活非常美好。它总是给你带来一点希望。

沈慕书站在办公室外面狠狠捏了捏自己的大腿,生怕这是一场梦,生怕梦醒了,她又消失了。

然而,她腿上的疼痛证明周茶已经回来了,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生活。自然,这是非同寻常的。

沈木淑从护士站要了一个冰袋,从门把手上深深吸了一口气,打开门,进来的是周茶,周茶艰难地贴在窗户上。

他低头笑了笑,抬手敲敲盒子,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瞬间害羞地直起身来。

他收起笑容,把它带到门口。他把凳子拉到椅子上,拍了拍,示意她坐下。"冰袋回来了。"

周茶点笨拙地走来走去,点点头,双手放在背后,走到沈木淑身边坐下。

沈慕书一只手扣住周槎的后颈,一只手轻轻地将冰袋贴在她的脸上。这显然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动作,但由于他面无表情,这似乎有点公事公办的态度。

周茶不自觉地把手放在膝盖上。她抬头看着面前的人。

眉毛像山,杏眼和桃颊,眼睛像清澈的水,比七年前更不成熟的学生,更成熟的男人。

她绝望地脸红了。如果这种情绪可以被图像所取代,她觉得自己现在在桃花林,她被深深地感动了。

沈牧意识到周槎的微妙变化,从她的眼神中发现她正出神地看着自己。她的心向她靠近了一点,她的语气很顽皮。“周茶,你脸红了。”

闻言,周槎回过神来,用微笑的眼神看着沈穆的书,突然被他刚才的想象吓了一跳,直接从凳子上滑到地板上,眼睛睁得圆圆的,像一只受惊的松鼠,茫然地看着他。

看着她睁大的眼睛,沈木淑笑着把她抱回凳子上坐下,把冰袋放在手中,转身面对书桌。“你自己用一会儿,我来收拾这个案子。”

周茶点点头,再次把冰袋放在他的右脸上,拿起凳子坐下来,确保沈木淑的眼角看不到她。直到那时,他才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。

沈木淑近视,但他只在学习和工作时戴眼镜。他仍然有一个黑色的圆框。他温柔而成熟的外表并不知道他在高中时其实是个好战士。

沈木淑这个名字在华南中学很有名。

他是三年来高中的尖子生,也是打架的人。

周茶,作为一名学业成绩徘徊在长江中下游的学生,最钦佩沈木淑。下课后,她把课本抱在怀里,从一开始就向薛霸提问,然后跑向沈木淑。

“伟大的上帝,你是如何设法同时战斗和学习的?”

正在写数学论文的沈木淑微微抬头。“我不玩游戏。”

“如果你不玩你的成绩怎么办?”周厚脸皮的网瘾女孩茶抓住了一个机会。

沈穆写完答案后放下笔,推了推眼镜,缓缓说道:“因为我太笨了。”

"……"

之后,周茶从早到晚跟着沈木淑。他不太难过,默许一个小女孩跟在他后面。伟大的上帝是长的,伟大的上帝是短的。

然而,沈木淑不是一个麻烦制造者。他说他的打架实际上是学校里歹徒造成的麻烦。他只是救了自己,然后反击了。

舆论传播的速度总是快于事实。沈木淑懒得向每个人解释。他还认为周茶的崇拜还不错。

在沈木淑三年的高中指导下,周槎的成绩也达到了中上水平。与她自己相比,她高考考得很好。

那是高考结束的美好一天。沈木淑坐在树荫下,递给周茶一瓶可乐。"你打算去哪里参加考试?"

"南京,我想在那里吃咸鸭肉."周茶打开瓶盖,抬头抿了一口,咂了咂嘴,“你呢?”

“无论你去哪里,我都会去。”

周茶一听,愣住了。她默默地把瓶盖拧回去,放在她和沈木淑之间。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沈木舒噘起嘴唇,双手紧紧握在一起,张开嘴。“周茶,我喜欢你。”

脑袋轰的一声,像是炸开了一样,周槎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沈木树,碰巧撞上了他的视线。

周茶突然想起一句话:你的眼睛会告诉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感觉。真的像一个人,不是从你的眼睛里看他,而是从他的眼睛里看你。

沈木淑的眼睛清晰地印着她的身影。

周槎疯狂地把目光移开,试图抑制自己跳动的心脏,让自己显得无动于衷。“沈木淑,不要去南京。”

她非常温柔地拒绝了,说话的声音很轻,就像是在轻松地讲故事一样。

沈木淑没想到周的茶话会这样回答他。很久以前,他苦笑着点点头。“很好。”他不安地抓着头发,长长舒了口气后站了起来。“那我就去。”

“那个,”周槎低头看着鞋面小声说,“别联系。”

"很好"

当沈木淑完全离开周槎的视线时,她把头埋在怀里,无法抹去心中的伤痛。

其实,周茶有一个秘密。

沈木淑曾经问她为什么夏天穿长袖。当时,她没有告诉他真相,事实上,那是因为她父亲的家庭暴力。

周茶的父亲周辉是一个典型的“古人”。他的脑子里充满了封建思想,因为她是个女孩。周茶和她妈妈每天都要忍受周惠的打骂。

周查四年级的时候,周的妈妈再也受不了了,离开了她。

周慧本不是一盏省油的灯,因为周慧本的母亲走得更远。她通常不会少给周的茶加点油。她的手臂都擦伤了。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遭受了家庭暴力。她拼命保护任何可能暴露的地方。然而,她必须保持最后一点自尊。

她喜欢沈木淑,但由于父母失败的婚姻和父亲的家庭暴力,她从心底抗拒婚姻和爱情,没有勇气接受他的爱。

高考结果出来后,周茶被周辉逼着不去南京,也没有吃咸鸭肉。她在当地一所大学注册。毕业后,她成了一名小学教师,她的工资被周惠吞掉了。她每天直到午夜才回家。为了避开周惠,她一大早就出去了。

然而,有时即使周惠回家晚了,没有休息,周槎也像今天一样受伤。

周茶看着正在努力工作的沈木淑,不自觉地弯下了嘴。很高兴再次见到你。

"周茶。"

“啊?”

"不需要冰袋。"沈木淑放下笔,抬起头来。他递给她两张白纸和一支钢笔。“一个是我的号码和地址,另一个上面写着你的手机号码和地址。今晚我不能派你上夜班,所以我给你叫辆车。”

周茶点点头,取下冰袋,起身走到他面前,拿起白纸和笔,把其中一个放进口袋,另一个上只写了一串数字,“别叫车,我可以自己回去。”

沈木淑看着那串数字,沉默了一会儿。他挠了挠头发,拉起嘴角。“好。把冰袋给我,我把它带到护士站,然后我就不把你带到门口了。”

他拿着快要融化的冰袋,先打开办公室的门,握住门口的门把手,等着周欣喝茶。

周槎走到他身边站着,紧张地搓着裙子,瞠目结舌,但什么也没说。

"你回家后能给我捎个口信吗?"沈木淑说话了。

"很好"

周茶坐在办公桌前,茫然地盯着手机里的一串电话号码。她的同事刘阳看到她这个样子,不禁俯下身,“周小姐,你为什么不拨出去?”

周茶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放下了手机。当她看到电话已经拨好了,她立即点了灯,挂了电话。她低下头,不安地咳嗽着,“不合适。”

柳叶看上去很理解,拍拍她的肩膀。"我知道,我不敢在心里说一点点爱."

“不……”

“嘘,别害羞。”柳树把食指放在嘴边,抱住课本,朝她扬了扬眉。“下课了。”

周茶无奈地点点头,看了看电脑旁边的时间表。之后,她就没有课了。她起床后计划去操场晒晒太阳。

操场上几个班的孩子们正在上体育课。周茶支撑着下巴,坐着看着。

"周茶。"

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周茶突然大吃一惊,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。她慢慢回头。周郑辉看着她,眼睛含在嘴里,胸口隔着栏杆。

“跟我回家。”周惠似乎知道她不会答应自己,并补充道,“如果你不想让每个人都看到它。”

周槎深吸一口气,悄悄地解开手机锁屏,打开短信,“我要向体育老师请假。”

周惠还没来得及回答,她就站了起来,拨了最上面的电话号码,试图慢下来给体育老师。

“周茶?”

电话接通的时候,周茶已经走了一半,沈木淑愉快的声音传来。

周茶愣了一下,连忙回答,要求沈木淑不要说话或挂断电话。

她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,因为即使周慧多生气了,他也已经答应周槎不去学校找她,但是现在他违背了诺言,事情就要发生了。

体育老师看到她走到自己身边,礼貌地点了点头。

“徐先生,我有急事。请向主任请假。谢谢你。”

“周茶!”周惠慢慢地看着她,害怕她会对别人说些什么,在校外喊着她的名字。

她向体育老师点点头,转身走向学校大门。

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“同顺酒店”

周茶皱起眉头,正常地问道:“华南中学旁边的那个?”

“嗯。”周惠随手扔掉了抽完的香烟,跑过去指着她的鼻子。“别问我这么多。”

同顺宾馆离周茶工作的学校不远。到那里大约需要十分钟。

周茶站在门口,看着酒店里面。黄灯闪烁变暗。前台收钱的人蓬头垢面,没有精神。

周惠走了两步才发现她跟不上自己。她转向她,喊道:“离老子远点!”

“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?你做了什么?”

“操!”周惠生气地往回走,抬手给了她一巴掌,“老子说你不明白?跟我来!”

说完后,他粗鲁地抓住周槎的手腕,把她拖向里面。

周惠把她拖到一楼的一个房间门口,轻轻地推开门。房间里的烟充满了周茶的整个鼻腔。她咳嗽了两声,警惕地看着周惠和坐在房间中央的那个男人。

"嘿嘿,兄弟,这是我女儿周茶."周惠改变了对周茶的粗鲁态度,不断向那个男人鞠躬。

"你女儿很新鲜。"男人把烟头扔进烟灰缸,走过来禁锢周槎的双手,抬起下巴看着她。“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?”

周槎盯着他,挣扎着逃离男人的禁锢。

"他强迫我女儿偿还债务,并将利用你来偿还债务。"

这就像一盆冷水浇在周槎的心里。她以为周惠因为偏爱儿子而打她,但他仍然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。现在她真的是他母亲抱着的处女之心,她妄想周惠还能独自抱着父女。

“我会为他还钱,你放我走。”

男人看了周惠一眼,周惠害怕地夹着尾巴走出了房间。直到那时,他才又看了看周茶。"最初我是这么想的,但见到你后我改变了主意."

他似乎认为她胡说八道太多了。他把她扔在一张小床上,贴了上去。

“沈木舒!沈木淑!”周槎害怕地挥舞着拳头,双脚开始狂踢。抱着一线希望,他希望神木的书能很快到达,他能听到她的声音来救她。

那个男人微笑着按住她的脚。“你的情人?”

周茶很害怕,一直喊着沈木淑的名字,直到房间的门“砰”的一声撞到墙上。

沈木淑解开衬衫袖子,打了那个人的背。

这个人被沈木淑的突然闯入吓了一跳。他忍不住骂:“妈的,周惠的不聪明的包不是看守得很好吗?”

像是对男人话语的回应,周惠气急败坏的走进房间,指着沈木淑,一个接一个破口大骂。

沈木淑没有时间回应周惠,周惠只是动了动嘴。他打了几拳给之前压过周槎的人,冷冷地说:“滚出去。”

俗话说,了解时代的人是个英俊的男人。

话音未落,那人赶紧跑出房间,只留下仍在虚张声势的周惠。

周惠看到情况不妙,想溜之大吉,但他不想碰到迎面而来的沈木淑。

“我不打你。男人,衣服应该穿得很好。”沈木淑笑了,他伸手去抓周惠的衣领,拍拍他的灰色,兄弟们像手一样搭在周惠的肩膀上,聚起笑容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不差地说:

“虽然我是个成年人,要为杀死你负刑事责任,但我会用法律手段彻底摧毁你,并祝你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过上幸福的生活。”

说完,他恢复了无害的笑容,冲周惠眉毛一扬,“听到警笛声了吗?我称之为。”

他说话很轻,但带有嗜血的残忍和冷漠,这让人们不寒而栗。

周辉最终受到法律的惩罚。周茶离开法庭,在台阶上坐下。

律师坐在她旁边,递给她一瓶水。

高生、周茶和沈木淑在高中是好朋友,但沈木淑这次邀请他做她的律师。

“为什么?想着沈木淑?”

周茶接过水,冲他笑了笑,“啊?没有。”

"沈木淑今天很忙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术."仰角解释道,半晌他又开口了,“周茶,其实他还是喜欢你的。我知道你害怕爱情和婚姻因为家庭暴力,但他不是周辉,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仰角打开手机,点了两下,递给周茶,“这是沈木淑的微博。”

周茶拿起电话读了起来。微博的名字是南京。

最上面的微博只有11个字:我认为你偶尔形成了银河系。

他的每一篇微博都相对简洁,但几乎所有事情都与她相关。

2019年6月8日清晨,我见到了她,她仍然和以前一样,和我喜欢的一样。

2019年5月6日,我回到了我原来的城市,期待着见到她。

……

微博的数量不是很大。周槎很快转向最早的一个,也是字数最多的一个。

2012年8月10日我来到了她喜欢的南京,吃了她喜欢吃的盐水鸭,原本答应了她不来这里,现在却食言了。

500万彩票 北京28下注 广西快三投注 北京快乐赛车pk10